L·D

岁月静好。

这里和那里 穿梭。

坐在教室里读书写字,有时会突然开始回忆那些铁皮车的岁月。和母亲一起坐哐啷的绿皮车一路去绩溪找父亲,寂寞地穿过平原和山川,峡谷和天空好似在很遥远的地方,环抱着这个笃定行走的孩子。群山好似无语,连炊烟都故作深沉,梯田铺开一片一片,油菜花在梦中醒来,流连了一生的春日良光。
这一瞬的光景倏地袭来,又被脑中的强心针逐出心境。仿佛是不属于我的风景,在阴阳之界徘徊了千年之久,然后在某个淡然的下午,飘然着便来找我了。
然而,那辆列车开出去已经太久了。那些哐吱哐吱的悠扬曲调,盘还在山林之间,竟也渐渐淡褪了颜色。村落去了城市不再回头,河流流向江海不再浪荡,世人说一切的热闹初起于静又终归于静,一切的生命都不过是远方和归去的轮回,所有的宿命都是演绎。都不过是一首山歌,唱着唱着终归还是随风散去了。
那辆铁皮车真的已经开出去太远,也太久了。它还能回来么?就算这世界是轮回,它还回的来么?
或许日光早已接纳了它,随着爆裂的彩云一同熔化,在没懂得回头之前看尽了前路。倘若真是如此,那,这究竟是成就了一个何其良好的结局?
十一年过去了,好像童年的影子在青春的奏鸣曲里又逐渐生长,遗忘的梦境走过环山,终又回到我的生活里。现如今的我,在下雨的日子独自坐在一个偌大的城市里,灵魂却穿越着似曾相识的街巷,淡然地想要看饱这世界的风景。好像童年的梦真没离开,只是变了样子,还在我身边抓紧衣角。好希望这一生它就这般依恋,始终不愿意离开。
好希望这一生一直听见铁皮车远去又驶来的背景声,组成了好多帧流连的画面;好希望这一路不管孤独或是热闹,总收获一份心意的回应;无论当年小七,今辰十九,还是后话三十。
人生自立,活着活着就随那车渐远了。再回来,该是下一个轮回。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