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·D

岁月静好。

到哥德堡第一天 循着车窗去寻找遗失的景
再一个夜晚 回头去牵早已放开的手。
可这里是我的遗忘之境啊,亲爱的。
遗忘了我爱过你。

她开口说江南如一棵树,
我眼前的景色便开始结果。
她回眸笑世间繁尘如雪,
我身体里的雪野便化雨春风。
她仰头微朦吻你的颜容,
我记忆里的碎梦终尽燃烧殆灭。

这个房间,所有的光线。
一个故事,没有主角。

我惊奇地发现,在强行把你从这里头赶出去,用了那么伤害你的方式,为了得到一丝安宁不再无谓争吵,在这一切以后,
我仍然每天想到你,每天想到你的时候心还是痛着的,即便我再清楚不过,你再不会做任何努力把那空白填补。
曾经尝试走进我的是你,现在,你再不会多看我一眼。
呐,在我们生命里,到底什么,才是最重要的。
是现在的你,还是不再有你的我的未来?

四季深渊,隆冬不可触及。
钟楼在一个多世纪前坍塌,阴魂不散直至今天。
时刻到了,亲爱的。
该离开了,
人间。

终于意识到人跟人之间的矛盾根本是不可调和的。
喜欢跟你在一起,所以想跟你在一起,而你无法隐忍,隐忍的总是我,那么,迟早有一天我会心累到最终还是算了吧。
毕竟大人就是〈好吧,算了。〉堆叠而成的砖块啊。

忽然回想起又一段和你的旅行。

虽然不是电影,但是冰与火里面罗柏说过有一种泪水和叹息无法诠释的悲哀,
他说我赢了每一场战役,却赢不了这场战争。